裕君

松沼沼底进行式
大爱totti
主吃材木 数字 速度
副吃红松 电子松 110松
末松亲情向 清水向可接受

【トド松的日记-解说】
注意事项在第一张图

【トド松的日记-下】
#材木松(カラトド)
#敦椴(あつトド)
微色松,数字松攻受无差
注意事项在上篇

【トド松的日记-上】
#材木松(カラトド)
#敦椴(あつトド)
微色松,数字松攻受无差别
注意事项在第一张

【随笔】

●只是个随笔,小学生文笔注意


●严重OOC,请不要殴打作者


●CP应该是材木和敦椴吧?我自己也不清楚了【喂

-

一日,トド松和カラ松出门打算散散心情,因为是正值上班时间,电车上有些多人。


两人拉着扶手,トド松专注於滑他的手机,而カラ松则是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突然的,トド松感到一丝不适感。


一只节骨分明,明显就是男人的手抚上了他的腰。


トド松往旁边一看,カラ松还是像一开始上车的时候一样,望着外头。


"カラ松兄さん真是的...想要不让我跌倒就直说嘛...还要这样偷偷来装没事......。"


少女心发作的トド松害羞的低下头,时不时往旁边偷瞄。


原本抚在腰上的手逐渐往下移,摸上了トド松的臀。


因裤子布料薄,手掌的温度感觉异常清楚。


"公然调情什么的...カラ松兄さん还真是大胆......。"


害羞的摀住了脸,トド松往旁边轻轻的打了カラ松一下。


「カラ松兄さん真是讨厌......。」


トド松笑着说道,カラ松却一脸疑惑的看着身旁羞涩的人儿。


"讨厌啦还继续装作没事吗?难不成这是什么新的羞耻play?"


平常他看カラ松蠢逼蠢逼的,原来还是有如此野性的一面吗?


"阿...怎么办好害羞阿......。"


トド松还在挣扎要不要阻止这个行为的时候,那只手开始揉了起来。


「呀!カラ松兄さん你做什么这样有点太超过了吧?!」


惊呼了一声,トド松瞪向自家二哥。


カラ松一脸懵逼的样子转了过来,不明白的看向トド松。


「额,トッティ你在指什么?」


「カラ松兄さん,再装下去就不好玩了呀...嗯...那里不行......。」


手绕到前方触碰到那敏感的根部,トド松娇喘了一声,双脚有点使不上力差点跌倒。


「トッティ!?トッティ你怎么了?!」


カラ松慌张的看着トド松,不知道该拿现况如何是好。


「カラ松兄さん你还说...嗯...明明...明明就是你一直在碰我...嗯阿......。」


因情慾的上来而有点而有点无法讲出完整的话语,克制著不小心从口中流出的呻吟。


「我......?我没有阿?你没看到我两只手都抓着扶手吗?」


「咦?!」瞬间清醒的トド松往身后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微微侧身背对着他,那个人正是那只手的主人。


トド松立马抓住那只手,停止了他的动作。


「あつしくん你变态吗?!」认出那抹眼熟的背影,トド松愤愤说道。


被认出的人儿也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好意思,转过身来面对トド松。


「被トッティ你发现了呀...原本以为可以做到最后呢......。」


话中完全没有反悔的意思,トド松不敢至信的怒瞪对方。


「不,这个问题发言会被抓去警察局的吧?!」仿佛刚才的受害者不是自己般,トド松吐槽著。


「倒是你为什么在这里阿?!你有车吧?!怎么可能还委屈的在这里人挤人撘电车?!」


「喔...这个嘛......。」无视トド松的第一句话,自认为绅士的あつし想了一下。


「因为看到トッティ你阿。」理所当然的讲著,却让トド松觉得更莫名其妙。


「不,你从哪里就发现我的?!你开车吧!?怎么可能刚好走路路过?!」

崩溃边缘,トド松标準颜艺脸。


就像开启了滤镜,没看到トド松那脸的あつし保持著脸上的微笑。


「我一大早就在你家外面守着阿,所以当然可以知道你来撘电车。」


"不!!!不要这么自然的说出这种话阿!!!这可是犯罪阿!!!是变态阿!!!为什么这种人还没被举发抓去关阿!!!"


松野 トド松,人生第二次感到心累,第一次是哥哥们来自己打工的地方闹。


「喔,对了。」突然的想起一件事,あつし当作刚刚没有发生那些事般的提到。


「待会我还有一场联谊,トッティ你要顺便来吗?」


听到联谊两个字,原本都气到快要哭出来的トド松马上换上笑容,频频点头。


「好啊,好啊,あつしくん你出钱我什么都好。」


拿出皮夹里的黑卡,あつし眼神示意表示没有问题。


「这点小事简单,下一站下车吧,我的车已经请人开去那里等我们了。」


勾住あつし的手臂,瞧トド松笑的那个灿烂。


电车的门开启,カラ松望着两人的背影离去。


「所以我说...说好的一起出门呢......?」


眼神死,此时的カラ松兄内心只有一句话。


妈的个智障。


【fin.】


【トド松中心】上

注意:

→小学生文笔。

→CP应该是没有......?还不确定【欸

→OOC有吧?应该?

-

一日,一个宁静的早晨,当众多人都还在美好的睡梦中时,一声悽惨的叫声划破了天际。

松野 カラ松慌慌张张的从楼梯上跑下来,险些面临跌倒的危机。

他立马打开浴室的门--那声音的来源处。

「没事吧?!我亲爱的brother--?!」瞪大双眼望向松野家的末子--松野 トド松。

只见此刻トド松嘴里咬著牙刷,眼角还挂着眼泪,一手摀住半边的脸颊。

「呜姆...カラ松兄さん...偶没素啦......」明明眉头都已经皱成一片,トド松依然还是向自家二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真的没事吗......?」担心的看著明显有发生什么事却在逞强的トド松,カラ松想要上前查看,却被トド松一秒阻止。

毫不留情的甩上浴室的门,要不是カラ松反应的快及时往後退,现在门板应该就直接打在他的脸上了。

「honey乖,不要闹脾气,开门让你帅气的brother瞭解一下怎么了好吗?」

贴在门上,カラ松试图劝说让浴室内的人儿转变心意,然而看来似乎是没有什么卵用。

「谁是你honey阿!?カラ松兄さん可以不要一大早的就这么痛吗?你趕快离开不要管我好不好?」

从语气中聽的出来トド松的不耐烦以及莫名其妙,对于カラ松的关心则是完全没有任何要买单的意思。

原本还打算继续讲下去的カラ松因为聽到兄弟起床下楼的声音而就此作罢。

杵在浴室外的门口,直接放置有违他的做事原则,导致カラ松走也不是,留着也不对。

「トッティ你什么时候要从浴室出来?再不出来我就要把你的那份早餐吃掉了呦--」

在客厅的おそ松向外头大声喊道,聽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下一秒门被用很大的力道给打开,这次カラ松就没那么幸运的躲过,抚上被撞到发红的鼻子跌坐在地上乾巴巴看著自己最小的弟弟跑向客厅的背影。

「哇唔--おそ松兄さん你们这群脏鬼早上起床都不梳洗就直接吃早餐吗?!」

聽到从客厅传来的吵闹声,坐在地上的カラ松莫名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淡淡的哀伤。

「哼...果然因为我是个充满罪孽的boy,所以亲爱的brother才害羞不敢接受我这炽热的爱吗?」

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曲解成这样的カラ松默默爬起来走向客厅,意料之内的おそ松和トド松已经打成一团。

「morning,各位dear兄弟们,想请问我的那份breakfast是哪一份呢--?」摆出一副自认帅气的pose,换来的却是其他5人的沉默,就连原本在打架的两人也都停下来看著他。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直到チョロ松尴尬的开口笑几声后才缓缓道出。

「抱歉...我们忘记準备你的那一份了......。」

「欸?!」只发的出单音节,カラ松愣愣望着自家5个兄弟,都一起生活了20几年,东西向来都準备6份,这次缺一份难到不是故意的吗?是故意的吧!?

无视カラ松的挫败,トド松接下去问道。

「阿,对了,只顾著和おそ松兄さん吵架都忘记问早餐是什么了呢......」边说边往餐桌的方向看去,笑容却在一瞬间僵在那裡,整个人就像定格了一般动也不动。

「嗯?トッティ怎么了吗?」在トド松面前挥了挥手,却发现对方没有反应。おそ松自讨没趣的拿起桌上自己那份早餐开始吃了起来。

「难得早餐是冰鲜奶加玉米脆片呢!要不是鲜奶数量有限不然真的很想每天早餐都吃这个。」

先不论为什么都20几岁的成年男子居然会喜欢这种食物,光是每天吃这种想法就足够让人想吐槽。

チョロ松就默默不说话,也开始吃起早餐。

一旁的一鬆和十四松看到如此也不继续愣著,做起手上的动作。

客厅一瞬间的就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早餐吃カラ松还是缓缓的移动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才刚坐下来不久,旁边就有一个碗被推了过来。

「......?」カラ松不解的望向最小的弟弟トド松,摇了摇头把碗推了回去。

「我不用吃没关系,怎么可以让可爱的トッティ饿著了呢?况且刚刚不是还很想吃的吗--?」

眼神带点复杂,トド松再一次的把碗推了过去「不...我不饿了...カラ松兄さん你吃吧......。」

トド松嚥了一口口水,カラ松还是觉得很疑惑,明明就是一副想吃的样子。

「sweetトッティ真的不是在为我著想吗?还是说在减肥中?突然肚子痛?」

「カラ松兄さん你真的很烦欸!要吃就给我快吃好吗?对啦对啦,我在减肥你满意了吗?」

虽然不是很明白自家末子突然生气的原因,不过カラ松还是默默的照做了。

「等一下,」原本已经端起碗来要吃下去的カラ松却被おそ松一手阻止「绝对有问题,一鬆--」

只见おそ松这么讲著,吃到一半的一鬆就突然站起绕到トド松后面,把他架住。

「小时候最喜欢吃这个的人现在却因为一句"我要减肥"而把眼前的美食拱手让人?怎么可能?」

おそ松坏笑了一下,看向一旁早已停下吃早餐动作的十四松。

「十四松,把鲜奶倒进トッティ嘴里--。」

「はい(hai)--おそ松兄さん--!」接过カラ鬆手上的碗,十四松朝トド松走了过去。

「等...等等...你们要做什么?!」惊恐的看向步步逼近的十四松,トド松不断的挣扎想要挣脱一鬆的箝制。

「十四松兄さん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碗里的牛奶倒下去,凄凌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tbc.】

-

嘛...不知道トド松到底怎么了有没有人看的出来呢......?

还不确定会分成上中下三篇还是上下两篇。

不过没关系的应该没有人会鸟我【x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继续撸文233333

【關於20話的一些腦洞】

不知道为什么,当很多人在为了20话官方帮材木增加互动而开心时

我却只想更加虐自己【?

看到有人说虽然totti嘴上一直嫌弃カラ松,可是最后还是和他出去钓鱼

我是觉得是这样啦

-

カラ松:我亲爱的brother...

totti:你又穿的那么痛出来做什么阿,カラ松兄さん?

カラ松:我...打算跟一松告白了,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讲?

totti:阿...这个阿...我觉得你应该......

-

其实每次出去钓鱼只是因为カラ松不方便在家里谈这个,想说平常比较有人缘的totti应该会比较清楚

所以才一直约totti出来钓鱼,讨论自己对一松的感情。

可是totti其实知道一松和カラ松是互相喜欢的,虽然自己喜欢カラ松却没有说出来
而是默默憋在心里,暗中在帮助两人凑合。

一→←カラ←totti

这种概念【?

-

我真的主吃材木相信我阿;;

【红松/おそトド】*只是想交代一下有关自家设定トド松的最后一点

注意:

-用了自己的松私设


-OOC以及小学生文笔注意


-视角切换注意


-专业名词非正式用词,看看就好(?


-不喜欢不要呛我我认真的(哭


以下,正文

-

夜晚,街上的霓虹灯亮起,与常人相反,夜猫子的一日,才刚拉开了序幕


形形色色的人们拥挤的走在这条商业街上,如此热闹的景象,更显得坐在萤幕前人儿的冷清是多么突兀。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台超大的萤幕,上面显示著众多个画面,来自每个不同的角落


应当安静的室内,此刻只有电玩游戏的配音回响整个空间。


「那个…老板……」一个唐突的声音打断了原本打游戏打的正激烈的双手,随之传来的便是死亡的BGM


重重的把掌上游戏机摔到地上,愤怒的人儿没有转过身去看声音的来源,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应该说过…我在打游戏的时候禁止发出任何声音吧……?」


不用对上眼神,就可以感觉到坐在办公椅上自家老板那深深的怨气,保安赶紧慌张的替自己解释


「没有、没有,小的怎么敢打扰老板?只是您当下令说不管您在做什么都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您的──」紧张的咽了口气「和您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了──。」


听到这句话,快要发飙的嘴脸立刻换上愉悅的表情「哦?总算还是来了吗?」松野 おそ松饶有兴味的笑了笑,双脚一蹬从椅子上站起。


「嘛…就让我去会会他吧──?」伸展了一下许久没活动的筋骨,おそ松望了一眼门口的保安道


「是…是的,小的就马上为您安排!」接到命令,手忙脚乱的跑出门外,逗的身后的おそ松一阵发笑。


「虽然不知道是哪一个…」从容不迫缓缓的穿上鞋子,朝巨大的萤幕望了一眼「不过等候已久了呢…我亲爱的弟弟……」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おそ松踏着愉悅的步伐离开了房间。


-

刚到B厅不久,おそ松便捕捉到了熟悉的身影


但与往常不同的是,此刻的人儿穿的不是平常的粉色帽T,而是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左耳还带着银色耳饰,在灯光的闪耀下有如一颗耀眼的星星般,夺走全场的焦点


洁白的手套优雅的牵着身旁气质也不逊色的女孩,两人有说有笑,不时的还有些肢体碰触,在旁人看来关系能说也多暧昧就那么暧昧


仿佛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唯独不便的,是那百年如一的猫嘴与圆润的大眼


「呦!トド松──怎么会在这里呀──?」おそ松直街上前挡在トド松的正前方,找碴意味十足。


然而「你谁呀?哪来的清洁工?」无视おそ松的存在,トド松带着身旁的小公主从旁边绕了过去,没有要搭话的打算


楞在原地的おそ松,对于这个结果也不意外,毕竟不是第一次了


「好阿…这小子…敢不理大哥?就不要怪我狠!」被称为清洁工的おそ松坏笑了一下,转过身朝トド松的方向喊道「喂────因为昨天尿床所以想装做不认识我吗──?」


此招的效果立即见效,只见トド松红著脸朝おそ松的方向冲了回来,捂住方才大喊人儿的嘴。


「谁尿床啦?这位先生请不要乱讲话好吗?」保持在脸上的笑容此刻已经有点僵硬


トド松眼神朝墙上的摆锺望了一眼,尴尬的对着被丟在一旁有点吓傻的女孩笑了笑


「今天的时间已经到了呢…因为有点突发小状况所以不能送您回去…」原本的语调瞬间转为哽咽「下次会再补偿您的,所以…还要再指名トッティ呦?」噘起嘴,トド松歪头询问。


又来了…トド松用不腻的撒娇招数……。おそ松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在新里抱怨著


待把女孩送走后,原本在脸上的职业笑容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欸,我说你这个废物尼特为什么会在这里阿?」トド松双手交叉环抱於胸前,三七步的问著おそ松


「这个问题我比较想问吧?」おそ松也不甘示弱,眼神里充满着不屑及鄙视「你那身衣服我可从来没在家里见过呦──?」句尾音调上扬,再明显不过的嘲讽


面对这样的态度,トド松自然不可能会乖乖闭嘴,但一开口就被旁边的保安给打断了


「老板,这是您要的资料──」一叠厚厚的白纸交到おそ松手上,貌似已经做过整理装订成一本一本。


「哦,谢啦,效率还是一样好呢」接过资料,保安便直接退下,翻到最后一本,おそ松随手翻了翻,大略看过了一遍重点


「好──这下我大概懂了呢」阖上书本,おそ松望向トド松,勾起一抹奇怪的微笑


「嘛…非法经营牛郎店*Violet的红牌no.1是吗?トッティ──?」


尾音落下,トド松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神情有点慌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阿おそ松兄……」


否认的话语立刻被硬生生打住,只因为おそ松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


瞧见トド松闭上嘴巴,おそ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说道


「行情极高,因交际手段掌握技巧高超,因此指名率在短短几个月就直冲No.1,绯闻众多」顿了一下おそ松轻笑了几声「不过至今为止都还没实际卖过身,明明是专门在做这种事的店…却还是个处男呢?」


因末句的嘲笑而脸红的トド松,想一手把资料抢过来看个究竟,不过失败了


「你…你自己还不也是个处男,凭什么笑我?!」不想连气势都输人,トド松仿佛忘记方才的教训不怕死的回嘴


「嘛…先不说那个了」把资料放在桌上,おそ松灿笑向对方伸出手来「有那个荣幸和红牌No.1的你赌一场吗?トッティ──?」


「啊──……?」

-

到底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坐在这里…トド松冒著冷汗著对面準备用具的兄长,不禁这么想


原本只是因为客人一时的提议打算来这个在业界颇有名气的地下赌场晃一晃就回去,就当做是达成达成客人愿望冲个人气也好


却好死不死的刚好遇到自家大哥,还不知道怎么做到的让对方知道了自己隐瞒许久的身分。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冲著他而来的不是一大堆的问题或是责骂,反而是一场赌局的邀约


先不论已有不少积蓄的自己,为何明明只是当清洁工的おそ松可以如此有自信的邀请他一同如此豪赌?


「耍千…应该是不至於吧……?」トド松低声自语道,这里人这么多,角落个处也充满了监视器,他应该是没有那个胆子以及实力耍一些小聪明。


「在想什么那么出神呢?トッティ?」在トド松面前挥了挥手,トド松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没事,没事」意识到这里是公众场合,自己的失态会影响到店里的风评,トド松笑了笑化解尴尬「倒是おそ松兄さん每次叫我的时候可以不要都用那种嘲讽般的口吻吗──?」听了还真是让人不爽。


「咦──?トッティ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这明明是身为哥哥充满爱的呼唤啊──」做出一副明显是装出来的受伤表情,おそ松语毕后再次大笑了几声「那么该开始认真了吧?我亲爱的弟弟?」


仅仅一瞬间,おそ松收起脸上玩乐的笑脸,换上了锐利的眼神,身边的气场都变了个调


トド松对于这样的おそ松并不陌生,虽然平时不常见,但他知道这回おそ松是打算坑定自己的弟弟了。


当然他也不会就这样乖乖站著等人来宰割,正式上赌场,手下留情可是对对手的不礼貌呢,对吧?


「随时都可以开始呦,我敬爱的哥哥──」媚笑。


得到答覆后,おそ松便从一拿出有盖子的黑色器皿,里头装有三颗骰子


「什么嘛…还以为要赌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原来只是猜大小吗?」トド松不以为意道,这个在家里时早就不知道玩几次了,有幸运女神眷顾的他往往不会输,甚至有时还会大赢。


「吶、トッティ,*骰宝可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呦?况且这里可是正式赌场,不是家里的家家酒」


似乎是被猜中心里的想法,トド松羞愧的脸红,一会的慌张之后很快的又镇定下来。


「少废话那么多,おそ松兄さん莫非是怕了不敢赌?怎么还拖拖拉拉的不开始──?」


低劣的激将法,おそ松也没有计较,只是微笑着开始手上的动作。


『嘛…果然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呢…トド松……。』


「那么请下注吧──?指名率No.1的红牌トッティ大人──?」


烦躁感,莫名的烦躁感,トド松心里只剩下这个感觉,看到おそ松那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就是很想摧毁


在那张游刃有余的脸上留下不一样的表情


惊恐吗?亦或者是失落?或许吧,只是有点看不惯那充满不屑的嘴脸


那么,GAME START──。

-

朝桌上放了一个筹码,トド松不甘示弱的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


「赌大」第一回试试手气,若是今天运气不好直接收手即可,在心里这么盘算著,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的人儿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然的弧度


「哇…トッティ你还真是大手笔呢…一开始就一万起跳吗?」瞪大双眼,おそ松惊讶的看着。


然而トド松知道,这些全部都是装出来的,不够,远远不及他所想要的结果,他所想看到的反应。


「5点,5点,6点,总计16点。トッティ你今天手气很好呢──!」边说着边把一旁的黑色箱子打开,おそ松从里头拿出一叠一万元的现金,递到トド松面前。


「不…不是吧…这么好赚……?」很少接触博奕业的トド松不敢致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叠钞票,平时打小钢珠、赌马,顶多小赚,要嘛就大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只在短短几分钟便入帐数万。


咽了一口气,拿着筹码的手在微微颤抖,眼神摇摆不定,おそ松看得出来,トド松在挣扎。


继续?亦或是就此停手?难以抉择,好比初嚐禁果般,滋味是如此甜美


「嘛、我亲爱的弟弟,继续吗──?」晃了晃手上的现金,トド松甚至产生了おそ松长出恶魔角以及尾巴的错觉


「赢了的话,这些,全部都你的了哦──?」拍拍身旁的黑色箱子,おそ松抬起头来笑道「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不用辛苦讨好那些脾气大的奥客啰?」


虽然知道作这种发财梦很不实际,但不用付出就可以享受的人生,谁不想要──?


贪心是人的本性,惰性也是,回想起以往委屈自己只为迎合客人的日子,トド松,很犹豫。


「我…我…」选择踏实人生,还是一瞬间的暴利?「我想继续赌下去…おそ松兄さん──」


「哈哈──那就继续下去吧,トド松──」好像早就猜到结果似的,おそ松高举手上的黑色器皿,上下晃动,里头骰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么,这次下注的是什么呢──トッティ──?」


紧盯着おそ松手上的骰盎,都快要能盯出一个洞,然而还是什么都看不到,看不透。


大还是小?一万,两万?还是更多?手上的现金当然不只这点,户头里的更不用说


「赌小」在多放下几个筹码,全数加起来总共50万


这次おそ松没有再发表感言调侃自己的弟弟,而是默默的打开黑色的盖子,计算著点数


「4点,1点,5点,总计10点。看来上天真的很眷顾你呢,这么惊险的数字都可以赌对」无奈耸肩,从箱子里拿出50万,推到了已经有点傻掉的トド松面前。


「吶、50万,归你啰──?」笑着问「好可怕啊,再加把劲哥哥的钱就要都被你赢走了呢──!」


从おそ松的语气中多少可以开始感觉到,他开始慌张了。


再多一点,赢多次一点,就可以打败眼前这个当初还很自大的人了。再一下,就可以践踏他的尊严。


「继续吧?おそ松兄さん──。」深怕人会跑掉似的,不等おそ松抱怨完,トド松就直接开口主动要求接下去。


想赢更多、更多,接下来是大还是小呢?两次5点出现的机率都很高,再加上数字都很靠近大。


那么…「赌大」拍了一下桌子,筹码总计,3000万──。


「哈…开始玩真的了吗?トッティ──。」冷笑了一声,就算赔率是1:1这个数字还是很可怕,一般人绝对付不出来。


「早就怀疑你们的金钱来源了,多亏トド松你我才想到找人调查这个提议呢!」


不查没事,查了不得了。一个比一个还令人惊讶的真实身分,虽然おそ松觉得自己也没有资格讲他们就是了


「废话不要那么多好不好?」トド松烦躁的跺脚,眉头紧蹙「赶快看结果啊?难不成是想耍千吗?」


立马举高双手,表达自己的无辜「怎么敢呢?这里可是正式场合呢!」缓慢打开盖子,将里头的骰子一一揭露。


「5点,4点…哇唔…这数字还真是不妙呢…」与おそ松相反,掌握了六分之五胜率的トド松笑的很乐


是我赢了──。在心里定下胜利宣言的トド松,在おそ松完全把阻碍视线的障碍物拿走后,待楞在原地。


「1点,总计10点。还真是惊险呢,你说是吧,トッティ──?」派人把桌上的筹码拿回来,手上拿着一张空白支票,递给眼神有点空洞的トド松


「很快的就被幸运女神给拋弃了呢?来,请在上头簽名吧──?」


「不可能…怎么可能……」凡是都是一体两面,与瞬间暴利的舒爽感对比的,便是这现金大量流失的失落感


「再来…再来一次…我已经掌握到这个东西的规律了…给我继续啊──おそ松兄さん──!!」


耸了耸肩,おそ松没有回话直接开始手上摇晃的动作。


他看多了,这种人,就像现在的トド松一样,贪婪的渴望着眼前的财富、利益。


因为失去所以想要夺回,因为不甘於此打道回府进而接续下去。越赌越急,下注的筹码越来越大


赌博恶魔,使人盲目、著迷,丧失思考能力。只需要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天堂与地狱仅一线之隔。


就连おそ松他自己,也是沉迷在这甘甜果实的其中一员。只是今天,他是庄家。


「请下注吧,トド松──?」和我一起,沉沦到地狱吧


「赌小」把存折和钱包放在筹码区「我全赌了──全部──」毅然的眼神,并非在开玩笑。


「哈…啊哈…你真是疯了呢…トド松……。」要是真的给自家弟弟赢了,估计没把整间店赔上去,自己这家地下赌场也要重头营业。


不愧是大爷啊…不过…「4点,5点,3点,总计12点。输惨的人是你呦,トッティ──。」食指指向从做以上跌落下来的人儿,后者只是一直紧紧盯着地板看没有说话。


「第四次」おそ松自语道,随后跟著跪在地上,双手捧起自家末弟的脸「嘛、给你个机会吧,トド松?」


从身后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摊平在トド松面前,上头大大的写著”卖身契”三个字。


「6000亿──如何──?」在价码的地方写上了庞大的数目「你觉得自己真的有这个价值吗──?」


6000亿,赚几辈子才赚的到的数字?要接多少的客人?要再委屈自己几次?


トド松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根本不值那个价钱。


马上一手抓过只和笔在上头簽字,有了筹码后又开始嚣张起来。


「今天一定要让你输倾家荡产,おそ松兄さん──。」这次不会再出错了,那个选择。


「我家就是你家啊…笨蛋弟弟…」停止摇晃的动作,将骰盎放平在桌上「那么下注吧──到底会是谁输到脱裤子呢──?」其实答案,很明显了啊──。


「单骰5,下注…6000亿──。」不会再错了,这个机率,这个直觉──。


「呵…」冷笑了一声,おそ松重复著与之前同样的动作


第一骰,5点,トド松看到时已经欢呼的跳了起来,赢了呢,赢了这自大的混蛋。


「第二骰,5点──」咦…不是吧──?不会那么凑巧的对吧──?


「第三骰…5点──豹子──庄家通吃──。」怎么可能这么刚好?!偏偏是这种时候?!


拍了拍トド松的肩膀,おそ松拿起契约书像往常般宠腻的摸了摸弟弟的头。然而语气中,并没有任何情感。


「GAME OVER──今后身为你的老板还请多指教啰,ト.ッ.テ.ィ──。」笑


第五次,*五次法,想要用五次法的トド松本来打算停手,却不懂的节制,丧失心志,走火入魔。


还有一点トド松不知道的是庄家必胜,以及──从第三次开始就逐渐被调包的,灌铅骰子。


「开赌场怎么可能有耍千还被抓的道理呢──?还太嫩了呦,小笨蛋──。」走进电梯,おそ松愉悅的哼着轻快的曲调,并思考著今后要怎么处理剩下的四个弟弟。


还真是一场令人愉快的游戏,是吧──?


【FIN.】

-

备注1:Violet-紫罗兰,花语永恒的美丽/请相信我

备注2:骰宝-就是俗称的比大小

备注3:五次法-骰宝中常用的一种方法


【松私设】不喜欢不要呛我拜托(哭#

只是个脑洞#

尼特们都不是真的尼特这样www

套用14话十四松的神秘片段以及14话提到的totty莫名金钱来源(#

专业名词部分只是参考不要认真(?

希望大家会喜欢(?)

*只是组合不代表CP*

我画功差对不起_(:3」 辅助线懒的擦##

-

おそ松

「保安?保安在哪里--?」

●非法地下赌场

●原本只是开好玩的却意外成功

●耍老千永远不会被抓到

●通常不会亲自下去赌,就...看心情

●与チョロ松的地下钱庄合作

●常常被当成清洁人员xD

●很清楚兄弟们的(私下)职业

●トド松店里的常(奥)客

●什么不会,开溜最会

●警察那种东西没有什么威胁xD

-

チョロ松

「我说,守规则是游戏基本吧--?」

●地下钱庄

●当然是非法的w

●表面看起来超无害,亲自出马的时候就可以知道谁才是Boss了(#

●自认为合理(x)的高利贷

●头脑很好,非常会做生意

●与おそ松的地下赌场有合作关系

●讨债方式毫无温柔可言

●最讨厌不遵守游戏规则的坏孩子了w

●只知道おそ松的职业(#

●常常被おそ松暗中保护却浑然不知

-

十四松

「又有人跟我抢名牌--?哇唔--把他毁了吧--?」

●股票市场操控者

●松野家最主要金钱来源(x

●看起来合法吗?w

●外表看起来没什么,有时候却会爆出惊人发言

●对于阻碍自己的对手会毫不手软的把对方给剷除

●目前还没有打算把自己在做什么告诉兄弟

●不过おそ松和一松貌似已经知道了呢(#

●常常运气很好躲过绑票(#

●都是利用半夜时间(或是兄弟不在的时候)玩股票

●其实和ハタ坊有合作关系

-

一松

「干嘛--?想雇用我还得看我意愿呦!」

●雇用型骇客

●阴晴不定,看自己的意愿接case

●亦黑亦白(#

●十四松的股票是哪个我去帮他(x

●聘金高到可以好几个月都不用接case

●兴趣是瘫痪警部署网路

●从意外骇到的资料知道カラ松的身分

●虐猫人士制裁者xD

●虽然坏事也干不少但是支持者>反对者

●游走在法律边缘,人称黑猫大大(x

-

トド松

「一晚是天价,陪酒300万,谢谢光临--」

●非法经营的牛郎店no.1

●与店里的小姐时常有暧昧关系

●听说曾经真的有人买下一晚却反倒被玩w

●因为很会讲话所以客源不错,当然也惹了一身祸(x

●艺名(?)トッティ,トッティ表示:「可以不要再说我卖屁股了好吗?!」

●目前只有おそ松知道身份,不然被其他哥哥们知道会更惨(o

●兼职许多,像是星x克的店员(x

●因为おそ松的关系也大概猜的到其他人的身份,然而只是猜测xD(x

●跟店长反应很多次可以把おそ松列为拒绝往来吗?可是都没用(x

●因为某些关系所以现在应该算是おそ松的所有物(?)

-

カラ松

「嗯?兄弟们都对我很好哦--!」

●警部署警视总监辅助

●莫名其妙的就当上这个位置xD

●然而自家兄弟在做什么却完全不知道(#

●カラ松你5个兄弟都是知名通缉犯你知道吗?(x

●正义感很强,如果能用在存在感上面就更好了(x

●因为上头要求所以身份是保密,但是现在有三个人知道喔カラ(x

●枪法与近身肉搏意外的强,破案率极佳

●就算上面这么写还是查不到自家五兄弟阿w(x

●意外的天然呆,明明有好几次都可以发现兄弟身份却没有察觉

●私下被兄弟们保护的很好阿www


只是想放一下圖(?

抱歉傷大家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