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_

沉迷游戏

截了几张今天正式服上线黄衣之主的游戏画面。

p1这个姿♂势我真的觉得不太ok呢哈斯塔先生hhhhhh
原本是在跟亲友语音聊天安利他黄冒cp边打游戏,游戏一开始过没几秒黄衣之主就出现在我身边,感受到了满满的爱(bu
跑着跑着想说自欺欺人一下,毕竟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嘛(x
结果还是被发现了,想说挨一下还能跑,却发现被卡在角落,亲友听着我疯狂吶喊:
那个哈斯塔太胖了卡住我了!!!!(崩溃
想截图那个卡位却截到了奇怪的画面(x

p2合影,内心只有哈斯塔这个大猪蹄子的想法233333
后来被队友救赶紧跑掉了,边苟边修机。

p3之后又转角遇到爱,边跑时每长一根触手都要被吓一次,最终依旧被抓到,但队友又双叒来救我了,感动!( ;∀;)

p4确认过眼神,是带一刀斩的屠夫,在门口等了一下实在没办法了就先走了,人家都从门口走过来了再皮可笑不出来(x

是说感觉黄衣之主满克冒险家的?
缩小苟着躲草丛,心跳一会触手就长出来了这是要怎么躲?Σ(´∀`;)

官方才是最大的同人系列(ノ´∀`*)嗅到满满的同人味
没错我cp滤镜怎么了x
想问郑师兄酒醉误♂事是误了什么事呢?(意味深笑

我,偷兔贼,打劫!

来交个党费(๑•̀ㅂ•́)و✧
-
自从元宵节的兔子灯笼出了之后武当就对那只兔子一见钟情,爱不释手。

偏偏那时武当没有赶上活动,于是他只能每天看着其他人的兔子垂涎三尺。

有一天武当决定了,他要来干大事。

「我,偷兔贼,交兔不杀,放下你手中的兔子!」
当华山一转过身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一个修为比他低3000的武当开着江湖模式有一下没一下的平a着他。

「你们萧掌门知道你这样吗...」一脸mdzz...哦不对,是一脸关怀的华山嘴角不禁微微抽搐望着眼前的武当说道。

「不不不关你的事...!还不快放下你手中的兔子!」

「哦...?要是我说不呢?」
对方炸毛的样子让华山提起了些兴趣,冒出了想捉弄一下眼前人儿的想法。

「你...你有种都不要放手!看我还不直接打死你!」

哇...为了一只兔子有必要这样吗?怕不是每天去点香阁怼他们蔡师兄而来的勇气。

华山笑了笑,指了一下旁边「没事,你尽管打,我朋友在旁边奶着呢。」

不看没事,一看不得了,一个1w2修为的云梦在一旁随手一挥,原本半血的华山又跟全新的一样。

此时此刻武当想死的心情都有了,如此绝望,满满来自上天的恶意。
气氛瞬间的就尴尬了下来,武当走不是,不走也不对。

「不然,你来抢看看?抢到了兔子就给你?」
华山一说完就放下兔子,下一秒又马上拿起,完全没给武当反应的时间。

「你你你你这是赖皮!再一次!」

「哈哈好啊,虽然再来几次都只会是一样的结果。」
向来以自己反应力自豪的华山就这样反覆来来回回了几次,不料却一个不小心手滑又放下了兔子。

武当一看到有机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兔子紧紧不放手。

「...你.......」好近。

「哈哈,总算被我抢到了吧!可不能说话不算话阿,这只兔子归我了!」
还沉浸在抢到兔子的喜悦之中,武当完全没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华山的怀里。

近看之下武当的睫毛满长的,皮肤也白的跟个姑娘一样,直直戳中了华山的胃口。

听闻武当弟子的颜值一年比一年高果然不是假的。

「行,」华山站了起来,手一揽就把武当公主抱个满怀「兔子归你,而你...就归我了。」

此时才注意到剧情走向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武当脸一红,出手就要一个斩无极下去。

「尽管打,兔子要是掉了我就把他收起来,再也不拿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武当立刻收起了架势,把手里兔子抱的更紧。

「你你你...登徒子!趁人之危!不还钱就算了还耍流氓!」

「好的,好的,夫人说的都是。」

「你...哼,懒得跟你斗嘴。」

华山一笑,在武当的脸上亲了一大口,便抱着人往江南的客栈走去。

一只兔子换回一个媳妇,还挺划算的,是吧?

【トド松的日记-解说】
注意事项在第一张图

【トド松的日记-下】
#材木松(カラトド)
#敦椴(あつトド)
微色松,数字松攻受无差
注意事项在上篇

【トド松的日记-上】
#材木松(カラトド)
#敦椴(あつトド)
微色松,数字松攻受无差别
注意事项在第一张

【随笔】

●只是个随笔,小学生文笔注意


●严重OOC,请不要殴打作者


●CP应该是材木和敦椴吧?我自己也不清楚了【喂

-

一日,トド松和カラ松出门打算散散心情,因为是正值上班时间,电车上有些多人。


两人拉着扶手,トド松专注於滑他的手机,而カラ松则是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


突然的,トド松感到一丝不适感。


一只节骨分明,明显就是男人的手抚上了他的腰。


トド松往旁边一看,カラ松还是像一开始上车的时候一样,望着外头。


"カラ松兄さん真是的...想要不让我跌倒就直说嘛...还要这样偷偷来装没事......。"


少女心发作的トド松害羞的低下头,时不时往旁边偷瞄。


原本抚在腰上的手逐渐往下移,摸上了トド松的臀。


因裤子布料薄,手掌的温度感觉异常清楚。


"公然调情什么的...カラ松兄さん还真是大胆......。"


害羞的摀住了脸,トド松往旁边轻轻的打了カラ松一下。


「カラ松兄さん真是讨厌......。」


トド松笑着说道,カラ松却一脸疑惑的看着身旁羞涩的人儿。


"讨厌啦还继续装作没事吗?难不成这是什么新的羞耻play?"


平常他看カラ松蠢逼蠢逼的,原来还是有如此野性的一面吗?


"阿...怎么办好害羞阿......。"


トド松还在挣扎要不要阻止这个行为的时候,那只手开始揉了起来。


「呀!カラ松兄さん你做什么这样有点太超过了吧?!」


惊呼了一声,トド松瞪向自家二哥。


カラ松一脸懵逼的样子转了过来,不明白的看向トド松。


「额,トッティ你在指什么?」


「カラ松兄さん,再装下去就不好玩了呀...嗯...那里不行......。」


手绕到前方触碰到那敏感的根部,トド松娇喘了一声,双脚有点使不上力差点跌倒。


「トッティ!?トッティ你怎么了?!」


カラ松慌张的看着トド松,不知道该拿现况如何是好。


「カラ松兄さん你还说...嗯...明明...明明就是你一直在碰我...嗯阿......。」


因情慾的上来而有点而有点无法讲出完整的话语,克制著不小心从口中流出的呻吟。


「我......?我没有阿?你没看到我两只手都抓着扶手吗?」


「咦?!」瞬间清醒的トド松往身后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微微侧身背对着他,那个人正是那只手的主人。


トド松立马抓住那只手,停止了他的动作。


「あつしくん你变态吗?!」认出那抹眼熟的背影,トド松愤愤说道。


被认出的人儿也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好意思,转过身来面对トド松。


「被トッティ你发现了呀...原本以为可以做到最后呢......。」


话中完全没有反悔的意思,トド松不敢至信的怒瞪对方。


「不,这个问题发言会被抓去警察局的吧?!」仿佛刚才的受害者不是自己般,トド松吐槽著。


「倒是你为什么在这里阿?!你有车吧?!怎么可能还委屈的在这里人挤人撘电车?!」


「喔...这个嘛......。」无视トド松的第一句话,自认为绅士的あつし想了一下。


「因为看到トッティ你阿。」理所当然的讲著,却让トド松觉得更莫名其妙。


「不,你从哪里就发现我的?!你开车吧!?怎么可能刚好走路路过?!」

崩溃边缘,トド松标準颜艺脸。


就像开启了滤镜,没看到トド松那脸的あつし保持著脸上的微笑。


「我一大早就在你家外面守着阿,所以当然可以知道你来撘电车。」


"不!!!不要这么自然的说出这种话阿!!!这可是犯罪阿!!!是变态阿!!!为什么这种人还没被举发抓去关阿!!!"


松野 トド松,人生第二次感到心累,第一次是哥哥们来自己打工的地方闹。


「喔,对了。」突然的想起一件事,あつし当作刚刚没有发生那些事般的提到。


「待会我还有一场联谊,トッティ你要顺便来吗?」


听到联谊两个字,原本都气到快要哭出来的トド松马上换上笑容,频频点头。


「好啊,好啊,あつしくん你出钱我什么都好。」


拿出皮夹里的黑卡,あつし眼神示意表示没有问题。


「这点小事简单,下一站下车吧,我的车已经请人开去那里等我们了。」


勾住あつし的手臂,瞧トド松笑的那个灿烂。


电车的门开启,カラ松望着两人的背影离去。


「所以我说...说好的一起出门呢......?」


眼神死,此时的カラ松兄内心只有一句话。


妈的个智障。


【fin.】